仿站低至300元,新闻自媒体

看不见的战场,11.1亿次“云救援”

编辑/2020-05-14/ 分类:百科知识/阅读:
▲2020年火车站春运情况 图片来源:新华社 “我想去前线。”望亭松主导成立的防疫专家组中,成员桂红珍向望亭松吐露了自己的想法。和望亭松一样,她也曾在小汤山医院抗击SARS病毒,“若有战,召必回,战必胜。”桂红珍想。 “我们留下。”望亭松回复。 01 ...

看不见的战场,11.1亿次“云救援”

▲2020年火车站春运情况 图片来源:新华社

“我想去前线。”望亭松主导成立的防疫专家组中,成员桂红珍向望亭松吐露了自己的想法。和望亭松一样,她也曾在小汤山医院抗击SARS病毒,“若有战,召必回,战必胜。”桂红珍想。

“我们留下。”望亭松回复。

01 “我想妈妈了”

2020年1月23日,山东省临沂北站正上演春运,日均人流量达7000。候车室的验票口前,人们摩肩接踵,每个人的眼角眉梢都是归家的喜悦。

盛齐是例外。

他看了看面前等待验票的长队,低下头清了清嗓子,又突然用手掩住嘴巴猛力的咳了起来,嘈杂的人声掩盖住这三两声咳嗽,没人在意。盛齐皱起眉头,想起了自己1月初的武汉之行,下意识抬手探了探自己有些发烫的额头,开始抑制不住的恐惧。

“不会中招了吧”,他想。

这一天的早上,所有新闻APP都在推送一条重磅信息:“武汉封城”。各种真假难辨的讯息伴随着猜测涌进盛齐的脑海。盛齐觉得自己喘不过气来,“甚至觉得自己快死了”,他迫切地需要医生告诉他“没事”。像往常一样,盛齐下意识打开平安好医生,“抗疫义诊”提示专页跳出。这是他3天前登录时还没有的界面。

此时,这如同他的“救命稻草”。

盛齐将自己的情况一股脑告诉互联网医生望亭松。因为符合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以下简称“新冠肺炎”)初期的表征,望亭松判断他为“疑似新冠肺炎病例”。

下一刻,望亭松拨通盛齐电话时,火车已经开出。

“怎么才能不传染别人?”电话里,盛齐强忍着咳嗽,怯生生地问。“传染”的问题同样让望亭松担忧,车站的人流量和列车的封闭性,为病毒传播提供了无限可能。

“孩子先别害怕,把电话交给列车长。”望亭松说。列车长了解情况后,根据望亭松的建议,为盛齐提供单独休息室进行临时隔离。

另一边,他的医疗小组全员行动,分别联系山东疾控中心、河南疾控中心、铁路中心、110……协调各种渠道守护每一个可能感染的用户。

“我想我妈妈了。”16岁的盛齐丢失了“安全感”。望亭松添加了盛齐的微信,不时宽慰。秒针缓慢的滑向晚上十一点,望亭松转变身份,成了盛齐的“心理医生”——平安医生的疏导起到很大的作用。

1月24日凌晨0:42分,列车停靠在有筛查能力的济宁站,十分钟后,盛齐坐上救护车前去进行新冠肺炎检测。第二天下午六点,盛齐经过两次检测,没有感染新冠肺炎,有惊无险。望亭松的微信消息不断传来,“感谢”语音一条接着一条,语气中带了些绝处逢生的激动……

看不见的战场,11.1亿次“云救援”

疾驰在路上的救护车  图片来源:新华社

盛齐代表了多数人普通人面对新冠时的反应。新冠肺炎感染初期的症状与普通流感相似,甚至没有任何症状却已经被感染,人们无法分辨。伴随着新冠肺炎的感染人数与死亡人数不断增加,微博话题“总怀疑自己得病怎么办”的热度也同步不断攀升,截至3月初,该话题讨论量8.7万,阅读量5.7亿。

“互联网医院无法确诊新冠肺炎病例,但有能力帮助传统医院筛查70%到90%的无关病患。”望亭松坚定道,“作为补充力量,互联网医疗会让传统医疗更加高效。将会大量减少病患交叉感染的机会。”

在望亭松看来,互联网医疗与传统医疗是“统一战线”,也是抗疫的“第二战场”——病患是首位,健康是目的。在疫情中排查疑似病例、对用户提供心理援助成为每位互联网医生的任务之一。

曾在上海瑞金医院抗击过SARS病毒的望亭松对新冠肺炎的信息极其敏感,他不仅是互联网医生,还是医疗院长,他需要调度、组织互联网一线的防疫使命。

“每天先看确诊和问诊数据,协调人力调备,分析义诊专线的咨询数量、内容。如果在咨询中发现特殊或高度疑似案例,会汇总到防疫指挥中心进行研判。”望亭松说,“会时刻追踪国家卫健委或者官方指南,更新培训手册。”

2020年新年,望亭松和他的团队没有休息一天。春节前夕,平安好医生的医生、助手、技术人员主动取消返乡、休假计划,为屏幕前的用户求医提供保障,“哪怕带给他们一丝安慰”。每一个线上问诊的求助,于他们而言都是跳动的鲜活生命。

“我想去前线。”望亭松主导成立的防疫专家组中,成员桂红珍向望亭松吐露了自己的想法。和望亭松一样,她也曾在小汤山医院抗击SARS病毒,“若有战,召必回,战必胜。”桂红珍想。

“我们留下。”望亭松回复。

一诺千金。

看不见的战场,11.1亿次“云救援”

平安好医生私家医生们正在忙碌的工作中

02“像是在等死”

2020年1月23日,桂红珍接到方运的问诊。他仓促地说明了自己的情况后,便翻拍自己从医院拍摄的CT片发送过去。

CT片中,方运的肺部明显带有三大片阴影,并呈现纤维化。结合方运的身体反馈和免疫力情况,桂红珍心一沉。

方运住在湖北省孝感市,紧邻武汉。他因为“普通感冒”前去输液时,碰到从武汉回孝感的同乡,寒暄后两个人各自散去。三天后,方运被告知,这位同乡“确诊了”。三个字仿佛千斤重,撞得他有些发晕。

打开平安好医生在线问诊之前,方运刚从医院拍完CT,医生告诉他“你是疑似新冠肺炎病例”。但医院暂时没有条件做核酸试剂盒检测确诊,肺部CT是检测度较高的检测方式,在医院床位紧缺的情况下,“疑似病例”大多只能自我隔离。

看不见的战场,11.1亿次“云救援”

医院的医护人员在为患者做检测 图片来源:新华社

此刻,对于湖北而言,钟表指针的摆动更像是一把尖刀划过人们心头。疫情的迅速爆发与蔓延也让前线医护人员措手不及,人潮一波一波涌来,医院排满了收治不下的病人。

方运慌了,他需要有人指导他度过难关,“不然就像是在等死”。于是他找到了线上的桂红珍医生。

TAG:
阅读:
广告 330*360
广告 330*360

热门文章

HOT NEWS
  • 周榜
  • 月榜
广告 330*360
仿站低至300元,新闻自媒体
Go2新闻网
微信二维码扫一扫
关注微信公众号
新闻自媒体联系QQ:327004128 邮箱:327004128@qq.com Copyright © 2015-2019 Go2新闻网 版权所有
二维码
意见反馈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