仿站低至300元,新闻自媒体

湖北高官自杀身亡,不到两周第二起自杀,公职人员怎么这么难?

编辑/2020-10-22/ 分类:智能时代/阅读:
最近,两名中年男性的相继自杀身亡登上热榜。 一位是原成都大学前党委书记毛洪涛,10月15日投河自尽时50岁。 另一位是湖北省高级法院党组成员、副院长 张忠 斌,10月19日下午在其办公室自缢身亡。 两名高官先后自杀身亡 "从未发过朋友圈,就以这样的方式结束 ...

  最近,两名中年男性的相继自杀身亡登上热榜。

  一位是原成都大学前党委书记毛洪涛,10月15日投河自尽时50岁。

  另一位是湖北省高级法院党组成员、副院长张忠斌,10月19日下午在其办公室自缢身亡。

  两名高官先后自杀身亡

  "从未发过朋友圈,就以这样的方式结束吧。"10月15日早晨6时许,成都大学党委书记在朋友圈写下"绝笔信"后失联,引发公众强烈的关注。

  在大家为毛老师揪心之际,16日噩耗传来:经确认,毛洪涛的遗体在其位于成都温江住家附近的江安河畔被找到,系溺水身亡。

  原成都大学前党委书记毛洪涛(图源:社交网络)

  而这封直指成都大学校长王某的"控诉信",成了他对这个世界的最后的道别。

  在这篇满溢着失望与遗憾的绝笔信中,他自嘲在成都大学这一年多的工作让他"已是头破血流",而让他头破血流的根源,则是校长王某。

  在绝笔信中,毛洪涛控诉校长王某在成都大学建立起的利益集团和独立王国,不讲政治,破坏规矩;拉帮结派,排除异己;管理混乱,隐患丛生;营私舞弊,独断专行;中饱私囊,无视群众利益;短期行为,贻误事业发展……

  10月16日22点35分,成都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发布情况通报称——成都市已成立由市纪委监委、市委组织部、市委宣传部、市委教育工委、市公安局组成的联合工作组,正在对有关情况进行全面调查。

  对毛洪涛自尽的讨论还未消散,湖北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张忠斌,在办公室自缢身亡,短短5天之间,两位副厅级官员接连自杀,引发唏嘘一片。

  昨天上午,湖北高院发布通报称:“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党组成员、副院长张忠斌同志于10月19日中午在办公室自缢身亡。

  据湖北高院发布通报,张忠斌同志身患疾病,长期服药。公安机关通过现场侦查、调查,排除刑事案件。

  湖北省高院内部人士称,副院长张忠斌身亡一事事发突然,令人想不到。事件发生后,该院领导已迅速介入。

  据公开资料显示,张忠斌1967年生于湖北松滋,现年53岁。自杀之前,他除了担任湖北高院副院长,还是该院党组成员、审委会委员、一级高级法官。

  从张副院长过去的履历来看,他一直是在法院系统工作的,1990年从中南政法学院刑法专业硕士毕业后,他便进入了湖北沙市中院,之后的升迁也是在法院系统内部。

  在湖北各市级法院任职期间,张忠斌主要负责刑事审判。2006年,他曾在荆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参与审理了“河南第一贪”、郑州市委书记王有杰一案,判决结果是死刑缓期两年执行。这是该院建院以来主审的第一位省部级高官,也是当时河南省落马的最高级别官员。

  从履历上来看,张忠斌的业务能力似乎深受政法系统认可,在网络可查的报道中,其做人做事也都“态度端正”。然而,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法院系统的人对其为人“颇有微词”。有法律界人士表示,张忠斌平时“彪悍霸道”,与当地某些人士疑似存在“利益输送”。

  张忠斌的出事,在当地一些人眼里似乎“早有预兆”。

  据报道,针对张忠斌自杀身亡事件,湖北省多部门已介入。

  官员自杀与腐败

  两人自杀时间相差不到一周,而且都身居要职,从报道看似乎与官员腐败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不免令人唏嘘。

  毛洪涛在绝笔信中控诉成都大学校长王某“中饱私囊,独断专行”自不必说。

  关于张忠斌为何选择自杀,据知情人士透露,张忠斌手下人并不认同湖北高院提及的“张忠斌身患疾病,长期服药”这一说法,称他的身体比较健康,平时看不到病痛折磨的情况。

  据报道,张忠斌最后一次公开露面,是自杀前3天。10月16日,他主持湖北省推进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审判执行工作约谈会,通报了被约谈法院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审判、执行工作的主要统计指标及排位情况。

  10月16日,张忠斌主持湖北省推进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审判执行工作约谈会。(图源:湖北日报)

  据报道,张忠斌自杀的当天上午,曾有湖北省相关领导找他谈话。到了中午,有友人邀请他一起吃饭时,发现其一反常态,支支吾吾,最终拒绝了邀请。下午3时许,湖北高院工作人员送文件时发现了他的尸体。

  另据媒体消息,湖北高院内部对张忠斌的死因说法不一,甚至有人说他“涉腐”“充当保护伞”等。

  这种说法虽无直接证据,但张忠斌自杀的时间点实在特殊。

  据《湖北日报》10月14日报道,湖北省委第八轮巡视动员部署会召开。按照计划,湖北省委第四巡视组将对张忠斌所在的湖北高院进行巡视。

  除此之外,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消息,中央第二巡视组巡视湖北省工作动员会已经在10月12日召开,中央巡视组将在湖北巡视两个半月。

  巡视工作条例规定,中央巡视组主要受理湖北省领导班子成员和重要岗位领导干部问题的来信、来电、来访,重点是关于违反政治纪律、廉洁纪律、群众纪律、工作纪律和生活纪律等方面的举报。

  网友也对此颇有怀疑。

  最近几年,全国范围内的反腐工作仍然在有序进行中,随着越来越多官员的落马,畏罪自杀的很并不鲜见。

  据报道,曾任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副厅长兼呼和浩特市副市长和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等职的正厅级干部李志斌,于2018年11月1日凌晨在市公安局休息室内自缢身亡。

  2019年7月17日,国家开发银行山东省分行行长钟小龙在国家开发银行宿舍春树园的家中弯曲了手腕。自杀后十六天(7月31日),中央纪委(以下简称"中央纪委")发布通知称,胡怀邦严重违反纪律,正在接受纪律检查和监督调查。

  2020年1月4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消息,江苏省委常委、南京市委书记杨卫泽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53岁的杨卫泽,成为了2015年首位落马的副省级官员。媒体报道称,杨卫泽发现中纪委工作人员后,准备跳楼,不过被摁住了。

  ……

  官员自杀与心理疾病

  贪污、受贿,担心被纪委查处,是官员的一大压力源,长期处在高压力情况下,部分官员难免存在心理疾病。

  在湖北高院通报中,提及“张忠斌身患疾病,长期服药”。目前没有报道披露他到底得了什么病,不排除得长期压力下抑郁症的可能。

  当然,官员心理压力大并不都是腐败原因。成都大学前党委书记毛洪涛在绝笔信中提到,由于自己所在单位的各种问题,导致自身的工作压力很大,“精神上崩溃、身体已失调”,心理问题显而易见。

  其实,政府官员、国企领导一直都是精神心理问题的高风险人群,他们因心理问题导致的非正常死亡很常见。

  而不完全统计,自2003年8月底至2014年4月初,被各级官方认定为自杀的官员有112人,因为抑郁、压力大等原因自杀的占63%。

  因抑郁症自杀官员一览(图源:)

  2020年3月9日,甘肃省酒泉市肃州区人民法院女法官周国霞在家中坠楼去世。据悉这位35岁女法官因压力过大自杀,曾得到“全国法院办案标兵”的荣誉称号。

  公安部专家、中国心理卫生协会副理事长赵国秋从2007年开始一直在总结诱发官员抑郁症的原因。他认为,目前诱发因素很多,但压力是其中最根本的因素。包括对现状不满、工作压力大、遭遇或目睹不公平、个人升迁受挫、家庭压力、感情纠葛等。“贪污、受贿,担心被纪委查处,也是官员的一大压力源。”

  浙江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精神卫生科主任许毅表示,抑郁症不同于其他的病,尤其是公务员患了抑郁症,要是让别人知道了,他们会感觉特别丢人,甚至前途全失。所以在官员群体中,即使同事和家人,也很难知道他们身边有人患上了抑郁症。

  在许毅医生的精神卫生病区,每个患者的姓名、年龄、工作单位、职务等详细情况也一概不能示人,就连患者在候诊大厅等候就诊叫号的显示屏幕上,每人的名字也会隐去其中某字。

  有些在公众场合露面多、知名度高的官员,不便亲自到医院精神卫生科看病,一般会叫秘书电话预约许毅吃个饭或喝个茶。“领导的病是机密,我当然明白什么意思,过去一听,果然是抑郁症。”

  “从没听说身边有哪位同事患上了抑郁症,只听说有领导提过自己睡眠不好,但也不会在公开场合说。”一位公务员说,在官场中,“抑郁症”这三个字是绝对的禁词,没有人会主动提,甚至私下打听也犯忌讳。“因为组织有规定,患有抑郁症的官员是不允许被提拔的。”赵国秋强调说。

  赵国秋建议,应建立公务员压力预警机制,定期监测公务员心理健康水平,官员要关心自己的心理,要增强心理上的抗压性。

  赵国秋还提供了公务员心理健康自我保健相关的知识和技巧,如认识抑郁、有效预防自杀;碰到心理问题要敢于面对,学会求助;学会情绪管理,要做自己情绪的主人而不是奴隶。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FX168。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TAG:
阅读:
广告 330*360

推荐文章

Recommend article
广告 330*360

热门文章

HOT NEWS
  • 周榜
  • 月榜
广告 330*360
仿站低至300元,新闻自媒体
Go2新闻网
微信二维码扫一扫
关注微信公众号
新闻自媒体联系QQ:327004128 邮箱:327004128@qq.com Copyright © 2015-2019 Go2新闻网 版权所有
二维码
意见反馈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