仿站低至300元,新闻自媒体

腾邦国际子公司借“倒账”业绩造假?深交所查出巨额资金转入关联方

编辑/2020-05-07/ 分类:科技资讯/阅读:
去年以来,资金链断裂的 腾邦国际 ( 行情 300178 ,诊股)(300178,SZ;前收盘价3.08元)频频爆雷,一度被推上风口浪尖。4月20日晚间,一则子公司喜游国旅失控的公告,再度将腾邦国际拉入舆论的泥淖之中。 4月21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独家采访了深圳市喜 ...

  去年以来,资金链断裂的腾邦国际(行情300178,诊股)(300178,SZ;前收盘价3.08元)频频“爆雷”,一度被推上风口浪尖。4月20日晚间,一则“子公司喜游国旅失控”的公告,再度将腾邦国际拉入舆论的泥淖之中。

  4月21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独家采访了深圳市喜游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喜游国旅)总经理史进、腾邦国际前资金部总经理史玲(史进姐姐),了解到喜游国旅的“失控”始末,并于4月22日刊登《腾邦国际称子公司“失控”喜游国旅回应:财务总监系母公司派驻 并未成立过审计小组》一文。

  不过,记者调查发现,腾邦国际子公司“失控”的背后,存在着小额贷款子公司融易行业绩被指存在造假情形、腾邦国际多次信披违规等情况。

  对上述问题,记者先后联系了腾邦国际证券部、腾邦国际董事长钟百胜、财务总监顾勇,以及大华会计师事务所审计人员等各方,但多次拨打电话却无人接听。随后,记者将采访问题发送短信至钟百胜和顾勇,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喜游财务资料早已被“抢”?

  4月21日下午两点半,《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位于深圳市福田区红柳道2号的289数字半岛,这里是共享办公集聚地,与腾邦国际“闹翻”后,史进便将自有公司搬出腾邦大厦迁于此。值得一提的是,289数字半岛与腾邦大厦仅相隔500多米,步行只需几分钟。

  在记者造访的前一晚,也就是4月20日晚间,腾邦国际发布了子公司喜游国旅失控的公告。根据腾邦国际的描述,2020年3月9日公司向喜游国旅发出《现审计通知书》,并于3月12日与史进召开会议现场商讨,史进表态积极配合并指定专人配合年审工作,但之后并未实际配合。3月18日,公司又就年审事宜与史进现场商讨,其明确表示无法配合审计,财务人员也随即退出审计小组。3月20日,公司又向其发送《审计通知书》,随后仍与喜游国旅相关人员沟通,但未再得到对方的任何回应。

  公告引发热议,股民纷纷评论:又是一个黑天鹅(事件)。不过,与股吧的激烈不同,记者见到史进时,他表现得非常平静,“这是他们演的一场戏”,似乎对此事的发生并不惊讶。

  史进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回忆称,3月12日的确开了一个小会,腾邦国际董事长钟百胜、财务总监顾勇等人都在,“当时大家就是坐在一起聊聊天,说是大家还是和和睦睦地把公司治理好,现在审计了,史总能不能配合?我说可以,配合没问题的。”

  “那次会议后,腾邦国际就没有通知我们需要具体做什么事,而且所谓的审计小组也没有成立。”史进说,“腾邦旅游、喜游国旅等子公司的财务都不是我们在管的,财务总监系上市公司派驻,财务向来都是单独一条线,虽然我是总经理,但不归我管,只是一些文件我需要签字”。

  史进还透露,腾邦旅游、喜游国旅的财务资料和数据,已于2019年9月29日被腾邦国际“抢走”,因此无法判定财务资料被抢走后是否被篡改。记者了解到,当日财务资料被抢后,腾邦旅游随即报案。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获得的《报案书》显示,2019年9月29日上午9:30,腾邦国际财务总监顾勇、首席审计官于文航及腾邦物业法定代表人郑志胜带人闯入腾邦旅游财务部办公室。此后,将财务部约40名工作人员赶出办公室,并对办公区域上锁,扣留腾邦旅游、喜游国旅所有财务资料,直至傍晚7点才允许员工进入办公室取回私人物品。

  腾邦国际前资金部总经理史玲表示,去年10月,史进带着自有的公司(腾邦国际体系外)员工离开了腾邦国际,“我们搬出来时,只是人走了,喜游国旅的财务报表、账册、电脑文件都未带走,均留在了原办公楼里,都在腾邦国际手中”。

  值得一提的是,在腾邦国际第四届董事会第二十八次(临时)会议上,董事会成员对《关于子公司喜游国旅失去控制的议案》进行投票,有一位董事投下了弃权票,而此人正是腾邦国际董事、总经理乔海。对于弃权的原因,乔海表示,“独立董事和审计委员会在此议案提出前没有对此事发表意见;此事发生始末本人均不了解、无法甄别”。

  对于史进回应的“不存在失控”的说法,记者试图联系腾邦国际方面,但多次拨打其证券部电话却未获接通。随后,记者拨打了证券部工作人员周静的手机,并表明采访意图,但周静拒绝接受采访。

  融易行被指业绩造假

  腾邦国际一纸公告,宣布喜游国旅“失控”,喜游国旅方面则回应“一直积极配合”。若如史进所说,喜游国旅并未“失控”,那么,腾邦国际发布上述公告的意图是什么?

  据史玲的说法,腾邦国际此举是想以喜游国旅失控一事“撇账”,公司近年来的主要利润来源——金融业务,即深圳市前海融易行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融易行)存在多年业绩造假的情况。随着2019年腾邦国际资金链断裂导致的各种“爆雷”,业绩造假或无法遮掩。

  随着互联网的高速发展,腾邦国际机票代理业务受到冲击,利润空间不断被压缩。2011年上市后,腾邦国际就不断开辟旅游和金融业务线,试图寻找新的利润增长极。

  2011年12月底,腾邦国际取得支付牌照,上线了支付工具“腾付通”。与此同时,腾邦国际还投资设立融易行小额贷款公司,拟注册资本为2亿元。彼时,腾邦国际称,融易行的设立,可针对合作客户和加盟商开发更丰富的金融产品,增强客户黏性。

  到2013年4月,融易行正式开展业务,主要收入来源便是小额贷款的利息收入。值得一提的是,据腾邦国际2013年半,仅3个月融易行就实现营收343万元,毛利率为100%。

  小额贷款业务有多赚钱?腾邦国际曾在2018年年报问询函的回复函中提到,融易行的贷款利率平均为17%。腾邦国际历年财报显示,2013年~2018年,融易行的业绩可谓是芝麻开花——节节高,期间融易行分别实现营业收入0.13亿元、0.83亿元、2.7亿元、2.83亿元、3.6亿元和4.49亿元。

  机票业务毛利率不断被挤压,小额贷款业务却“高歌猛进”。因此,从2015年开始,融易行便成为腾邦国际的主要利润来源。2015年~2018年,融易行的净利润分别为1.01亿元、0.87亿元、1.208亿元和1.209亿元;而同期腾邦国际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1.46亿元、1.78亿元、2.84亿元和1.68亿元,利润近一半来自融易行。

TAG:
阅读:
扩展阅读:
广告 330*360
广告 330*360
广告 330*360
仿站低至300元,新闻自媒体
Go2新闻网
微信二维码扫一扫
关注微信公众号
新闻自媒体联系QQ:327004128 邮箱:327004128@qq.com Copyright © 2015-2019 Go2新闻网 版权所有
二维码
意见反馈 二维码